jdkd

“闻卿匹马入蜀,以一琴一鹤自随”

老子丘比特。
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周叶 【读心者】上 叶修生日快乐!

窗外寒冷的空气吹散了白烟袅袅,叶修夹着烟的手有些发僵,细腻修长的手被冻得骨节微微发红。
他随意地在窗台上掐灭烟头,看着星火湮灭,正欲关窗离开,却听到脚步声突兀地划破午夜夹杂着车轮不时碾过的寂静。楼下街上,一个男人跌撞地小跑着,一袭风衣上能看到依稀沾着什么,拎着灰色箱子,古怪的戴着与夜晚格格不入的墨镜。他似乎意识到了脚步声的突兀,刻意收敛了,整个人却更加摇摇欲坠,似乎顷刻之间便要倒下。

叶修看着夜间停运的老旧电梯,从十二层的楼梯匆匆走到街上,已是气喘吁吁。他看见那个古怪的男人已经倒在了街边,不及犹豫便要去扶他。那个人见叶修自然的伸出手,身体颤了一下,但也任由叶修扶起了他。叶修却发觉竟是沾了一手的血,脸色微惊,正欲掏出手机叫急救车,却听男人在意识消逝前最后勉强道:“不要紧,不要去医院...不去...”

叶修皱了皱眉,检查了一下伤口,见是在手臂上,又凭着他少的可怜的医学知识判断没有伤到大动脉什么的,咬了咬牙,一把抱起男人上了楼。

周泽楷醒来,睁开眼睛,还来不及下意识地回避目光,一双瞳便装入了他的视线。
那一刹那,他听见千般神曲奏起。
似有祭者逆着光站在光芒中,轻声吟唱。
无需剥开层层污秽杂质,便可窥见那光芒深处,神的背影,惊鸿一瞥。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心灵,他知道,再窥探片刻便是亵渎。
移开目光。
但他却第一次渴望再一次与眼前那个人对视,尽管知道自己配不上那双瞳,却仍热烈的渴望着,炙热的欲望要将他淹没。

“哟,醒了?伤口没多大事,帮你包好了,倒是我觉得我着十二层爬得伤的厉害点。”叶修随口说着,笑意绵绵。

周泽楷看了看手臂上认真却力不从心的包扎,突然想笑,他扯下毯子,半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狭小凌乱的卧室里,床头柜上整齐地摆放着箱子和墨镜,未见被动过的痕迹,他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局促的说:“不问为什么?”

叶修知道他是在问受伤的原因,他虽看出是枪伤,但也不甚在意,毕竟自己的背景也不怎么干净,简单的一笔带过:“嗯。大半夜的,饿了吧,吃点什么?”
周泽楷愣了愣,长发从脸上滑落,露出面庞。
叶修这才发觉他生的模样倒是十分俊俏,此时愣着神更是格外...可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已是在他脸上停留太久,他赶紧移开,笑道:“我们这有红烧牛肉,老坛酸菜,香菇炖鸡,金汤肥牛....客官你要什么?”
眼前的人分明是认真思考了片刻:“香菇炖鸡。”
“好嘞。”叶修应了声,转身离开,然后端着两碗泡面回来。
他接过筷子,不慎碰到了叶修的手,叶修感觉得到他的手不知为何,几乎是下意识地僵了一下,连忙收回手。
叶修发现,眼前的这个青年似乎是害怕与人身体接触。

周泽楷在触到他手的一刹那听到了他心中想法。
“哇他愣着那一下有点可爱!等等我在想什么?”
周泽楷慌忙泯住嘴角的笑意,害怕他觉察出什么。
毕竟自己这种人的存在,无论是谁,都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甚至厌恶吧。

叶修眯了眯眼睛,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那今晚你睡这里吧,我去客厅沙发睡。”他关上房门,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等着眼皮合上。
他其实并不怎么情愿睡着。
因为他总会梦见那些往事,真正噩梦般的往事。
年少轻狂的他离家,故人彼时也是少年。两人成为缉毒警后,一次次行动,从未失手。

一次毒贩的火并中,他用枪对准了那个同样用枪指着好友的人。
然后子弹飞出,好友的血溅在他脸上。
他发现自己用枪指着的人消失了。而自己的手,却似乎被人抓住,强行让他扭过方向,对准好友,扣下扳机。
他本该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但在被扣留在看守所几日之后,他上级的上级看到了那段匪夷所思的监控,监控里,那个叶修指着的人凭空消失,又似乎有人掰住了他的手开了枪。
很快,他便被无罪释放,前提是他不得透露一个字的内情。
事后想想,即使不是他杀死了苏沐秋,他也应该被判个死刑封口才对,想必是他那颇有权势的老爹施了压。

多年过去,真相已不再重要,但他仍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那被他回忆里数千次的细节,却仍无法知道那天那个人是如何凭空失踪的。

但他一直坚信,是自己杀了他。
他无数次在梦中醒来,提醒自己手上沾了好友的血。

不知为何,一早醒来,叶修竟没有被那个梦惊醒,微微讶然。
随后再打量了一下屋子,他断定自己应当是还在梦里。

自己的屋子什么时候和“窗明几净”沾上过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而现在他看着泛着光的地板和整齐的房间,甚至闻到了厨房中传来的阵阵香味,难以置信地缓缓道:“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此时正端着盘炒蛋从厨房出来,匆忙移开差点对上的视线。

叶修看着自己碗里的海鲜粥,感慨道:“啧,讲究。”再看着对面的男人别别扭扭的坐在椅子上,欲言又止的样子,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什么?”
周泽楷吓了一跳,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道:“能多打扰几天吗...研究所的人要过几天才能来接我。”
叶修笑:“当然可以啊,一会我去给你买点牙膏什么的...”
“叨扰,我叫周泽楷。”
“叶修。”

见叶修出门,周泽楷拽过他的铁皮箱,解开锁,见那把狙击枪仍好端端在里面,松了口气,又摆弄了一下夹层里的搭扣,掉出了把手枪。他将手枪收进大衣内侧,瞥了眼窗外。果不其然,对面楼的窗户里透出一张若隐若现的人脸。若是平时,周泽楷不会对那个狙击手下手,但现在他有可能威胁到叶修,便不能放任。他给手枪装上消音器,打开了窗户。片刻后,对面那人的脑袋准确地绽开了血花。


从超市回来打开门,却不见周泽楷的身影,叶修心里莫名有些失落,把塑料袋往桌上一扔,无奈笑笑,想:也好。
却见那人从阳台上走了出来,眨了眨眼睛:“回来了。”

叶修莫名觉得自己像是下班回家的丈夫,旋即摇了摇头把这个无聊的念头逐出了脑海。


当晚,叶修准备继续去睡他的沙发,却被周泽楷拦住了,理由是让他睡沙发自己过意不去,叶修从善如流地表示愿意和他睡一张床。狭小的单人床容不下两个人,而周泽楷却仍礼貌的小心翼翼保持着距离。后半夜,叶修挥之不去的噩梦如约而至,不觉间已是满头大汗,蜷缩着身子。周泽楷却是醒着,犹豫了半晌,终咬了咬牙将手放在他的身上。那个噩梦便也闯入了周泽楷的脑海。

第二天清早,叶修起来时发现周泽楷已经醒了,坐在床边,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叶修方才发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似乎一夜未眠。许久,他方艰难地开口,仿佛下定决心似的:“不是你杀的。”

叶修才刚刚醒,尚还朦朦胧胧,却在听到这句话的刹那间确认了他指的是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周泽楷苦笑,知道自己的秘密怕是守不了多久了,缓缓开口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个世界...存在异能者。”

叶修:“?”
“我就是。”
“昨晚我杀了我卧底了三年的贩毒集团的老大。”
“那你是什么身份...?”
周泽楷目光坚定:“公务员。”
叶修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好友的死,目光凝重起来:“所以说国家是知道异能者的事的...甚至有些异能者是编制内的?”
异能者的存在被国家发觉是刚建国时的事情,从那时就已成立了十几个打着研究所旗号的编制内异能者基地,有时接受政府的调遣,更多时候有接受行内人私人任务赚钱的权利,也算是政府的一支秘密部队。
周泽楷点头。
“那那个人呢?为毒贩卖命的那个人?”
“编制外,不知道有没有录入内网。我去查。”



在过了十天半月吃了睡睡了吃吃了看电视的宅男生活后,门铃响起,开门,是一个满脸微笑的年轻男人:“谢谢您,我们小周麻烦你了,这张卡里有....”语未毕便被叶修呵呵了声打断:“没事,你们小周也在我这做了半个月贤妻良母了,他厨艺是真的不错。”
一脸wtf的江波涛机械的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脸色却一变,朝屋里嚷了声:“小周真有你的,随便被人救一下还能撞见异能者。”
周泽楷也是有点懵:“?”
江波涛已是开口:“介绍一下,我叫江波涛,能力是异能探测,所以我已经知道你是异能者了,别费心解释了,为什么救小周,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修茫然:“啊?”
周泽楷,“读心者”,走了过来,对上了叶修的目光,对江波涛道:“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江波涛一脸尴尬的打着哈哈:“既然小周说了那也不可能错哈,抱歉,抱歉...”

却听周泽楷轻笑一声:“怎么做到?”

“做到活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有异能吗?”叶修自嘲的笑笑,说实话,他在知道了那个杀了苏沐秋的人是异能者之后,对异能还是有些排斥厌恶的,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坦然地面对周泽楷,但突然被告知自己是异能者仍是让他感到有些无措。


被半拖半拽的带到了轮回研究所,叶修看着一屋子精密仪器,强忍着点上烟的欲望:“小周,可以去查一下内网了吧?”
江波涛笑道:“叶修...或许该唤声前辈了吧,要不去做个测试检测一下前辈的异能是什么呢?那样的话就可以在轮回研究所注册了,也就可以以轮回研究所的身份登陆内网,我们研究所可以说是异能界最顶尖的研究所之一了,加入....”

叶修刚想呵呵一声道句算了吧让小周帮我查,却是看着旁边的周泽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就差星星眼了,牙齿轻咬着湿漉漉的嘴唇,眨了眨眼睛,他心一横便应了下来,又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周泽楷“唔”了声,他便跟着不知在何时便等在身旁的那一头金发的年轻人走了。

江波涛目瞪口呆,在他眼里刚刚的周泽楷仿佛是被主人摸了后开心的摇着尾巴的湿漉漉的大狗,带着一脸自家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悲愤和迟疑:“小周...你刚刚读他心了吧,他...刚刚说了什么?”

“夸我可爱。”
江波涛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哭。


江波涛还未从他们轮回的王牌可能要被拐走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就听刚刚和叶修过去的孙翔吼了一声:“我操!!!”他忙抬起头,看着一脸见了鬼的孙翔冲进来,后面跟着悠哉地叼着烟的叶修,一脸茫然。

“千神曲!妈的,这人是个千神曲!怪不得他自己没有发现!”


江波涛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自己捡了个可能是异能者历史上最大的宝——或者是麻烦,就看自己怎么处理了。他一把拉过叶修就进了会客室,关上门,房中只余他们二人。

“前辈啊,现在是真的要叫您前辈了,没准以后您还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能不能严肃点?”

尽管江波涛疯狂腹诽叶修和严肃也完全沾不着边,却仍彬彬有礼地道:“千神曲是你的能力。这种能力的拥有者目前在异能界只有你一个——一个就够了。”

千神曲,被神祝福的幸运儿,又被神抛弃的祭者。

“夺去他人的异能,让异能者失去神的祝福,成为普通人。”

叶修沉默半晌,无奈的说:“很不受人待见。”

江波涛赞同:“是啊,岂止异能者忌惮,连政府也不会怎么待见,毕竟如果千神曲使用不当,引起整个异能界震动甚至国内局势震动都是有可能的。即使让人们得知千神曲的存在都会引起骚乱了。”

叶修按了按眉心:“你在暗示什么?”

江波涛也毫不忌讳,坦然道:“当然是告诉你,你如果不同意加入我们,我们就会把千神曲的存在公之于众,然后你就凉了。”

“......这样。”叶修也是觉得莫名好笑。

“啊...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呢。注册手续什么的我们都会弄好,关于研究所的事情就去看一下手册,暂时还没有多余的宿舍,你就和小周一个房间吧。”
其实是有的,但我机智过人看穿一切,所以就当没有吧。

“小周有告诉过你他的能力是什么吗?”不过他仍是要确认一下,若是周泽楷不愿意说出来,他也是万万不能告诉叶修周泽楷的能力的。

“猜出来了,读心什么的吧,那天他...”他知道了自己的梦境。

“那便好,你...不介意吧?小周的能力是被动的,只要与人有身体或者是眼神接触都会被强制灌入他人的思想,若是读到了充满污秽的内心连精神上都会受到影响。他一直都不愿意窥探别人的内心,其他人知道了他的能力后也不是很舒服,都和他比较疏远,所以他一直很累,又是轮回的王牌...所以当他告诉我他主动读了你的心之后我还是很惊讶的,也很高兴他终于有了愿意与他敞开心扉的人...”江波涛语重心长,恨不得赶紧把这个上门女婿钓牢。

“怎么会介意呢?”叶修笑了,“他可是小周啊。”


————————————————————

叶修生日快乐。
2018.5.29
今年是21岁了呐,小队长。
三连冠。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是你。

叶修 生日快乐。
2018.5.29 21岁
感谢你的陪伴。
感谢你带来的光。
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诞生了你。
有很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道“天凉好个秋”。
他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呢,今年是21岁了吧,嘉世三连冠的这年。是还没有经历之后一切的小队长,不过应该还是很脸T吧(笑)

从荣耀巅峰的三连冠,三年的mvp,到历经挫折被逐出嘉世那天的大雪纷飞无路可走,再到凭一己之力带着兴欣夺冠,第一次在万众瞩目之下被温暖的大家围住笑着加冕,他仍是15岁夏天那个追逐荣耀的少年,初心不改,归来仍是少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叶修,生日快乐。”

周叶 【读心者】上 叶修生日快乐!

窗外寒冷的空气吹散了白烟袅袅,叶修夹着烟的手有些发僵,细腻修长的手被冻得骨节微微发红。
他随意地在窗台上掐灭烟头,看着星火湮灭,正欲关窗离开,却听到脚步声突兀地划破午夜夹杂着车轮不时碾过的寂静。楼下街上,一个男人跌撞地小跑着,一袭风衣上能看到依稀沾着什么,拎着灰色箱子,古怪的戴着与夜晚格格不入的墨镜。他似乎意识到了脚步声的突兀,刻意收敛了,整个人却更加摇摇欲坠,似乎顷刻之间便要倒下。

叶修看着夜间停运的老旧电梯,从十二层的楼梯匆匆走到街上,已是气喘吁吁。他看见那个古怪的男人已经倒在了街边,不及犹豫便要去扶他。那个人见叶修自然的伸出手,身体颤了一下,但也任由叶修扶起了他。叶修却发觉竟是沾了一手的血,脸色微惊,正欲掏出手机叫急救车,却听男人在意识消逝前最后勉强道:“不要紧,不要去医院...不去...”

叶修皱了皱眉,检查了一下伤口,见是在手臂上,又凭着他少的可怜的医学知识判断没有伤到大动脉什么的,咬了咬牙,一把抱起男人上了楼。

周泽楷醒来,睁开眼睛,还来不及下意识地回避目光,一双瞳便装入了他的视线。
那一刹那,他听见千般神曲奏起。
似有祭者逆着光站在光芒中,轻声吟唱。
无需剥开层层污秽杂质,便可窥见那光芒深处,神的背影,惊鸿一瞥。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心灵,他知道,再窥探片刻便是亵渎。
移开目光。
但他却第一次渴望再一次与眼前那个人对视,尽管知道自己配不上那双瞳,却仍热烈的渴望着,炙热的欲望要将他淹没。

“哟,醒了?伤口没多大事,帮你包好了,倒是我觉得我着十二层爬得伤的厉害点。”叶修随口说着,笑意绵绵。

周泽楷看了看手臂上认真却力不从心的包扎,突然想笑,他扯下毯子,半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狭小凌乱的卧室里,床头柜上整齐地摆放着箱子和墨镜,未见被动过的痕迹,他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局促的说:“不问为什么?”

叶修知道他是在问受伤的原因,他虽看出是枪伤,但也不甚在意,毕竟自己的背景也不怎么干净,简单的一笔带过:“嗯。大半夜的,饿了吧,吃点什么?”
周泽楷愣了愣,长发从脸上滑落,露出面庞。
叶修这才发觉他生的模样倒是十分俊俏,此时愣着神更是格外...可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已是在他脸上停留太久,他赶紧移开,笑道:“我们这有红烧牛肉,老坛酸菜,香菇炖鸡,金汤肥牛....客官你要什么?”
眼前的人分明是认真思考了片刻:“香菇炖鸡。”
“好嘞。”叶修应了声,转身离开,然后端着两碗泡面回来。
他接过筷子,不慎碰到了叶修的手,叶修感觉得到他的手不知为何,几乎是下意识地僵了一下,连忙收回手。
叶修发现,眼前的这个青年似乎是害怕与人身体接触。

周泽楷在触到他手的一刹那听到了他心中想法。
“哇他愣着那一下有点可爱!等等我在想什么?”
周泽楷慌忙泯住嘴角的笑意,害怕他觉察出什么。
毕竟自己这种人的存在,无论是谁,都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甚至厌恶吧。

叶修眯了眯眼睛,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那今晚你睡这里吧,我去客厅沙发睡。”他关上房门,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等着眼皮合上。
他其实并不怎么情愿睡着。
因为他总会梦见那些往事,真正噩梦般的往事。
年少轻狂的他离家,故人彼时也是少年。两人成为缉毒警后,一次次行动,从未失手。

一次毒贩的火并中,他用枪对准了那个同样用枪指着好友的人。
然后子弹飞出,好友的血溅在他脸上。
他发现自己用枪指着的人消失了。而自己的手,却似乎被人抓住,强行让他扭过方向,对准好友,扣下扳机。
他本该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但在被扣留在看守所几日之后,他上级的上级看到了那段匪夷所思的监控,监控里,那个叶修指着的人凭空消失,又似乎有人掰住了他的手开了枪。
很快,他便被无罪释放,前提是他不得透露一个字的内情。
事后想想,即使不是他杀死了苏沐秋,他也应该被判个死刑封口才对,想必是他那颇有权势的老爹施了压。

多年过去,真相已不再重要,但他仍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那被他回忆里数千次的细节,却仍无法知道那天那个人是如何凭空失踪的。

但他一直坚信,是自己杀了他。
他无数次在梦中醒来,提醒自己手上沾了好友的血。

不知为何,一早醒来,叶修竟没有被那个梦惊醒,微微讶然。
随后再打量了一下屋子,他断定自己应当是还在梦里。

自己的屋子什么时候和“窗明几净”沾上过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而现在他看着泛着光的地板和整齐的房间,甚至闻到了厨房中传来的阵阵香味,难以置信地缓缓道:“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此时正端着盘炒蛋从厨房出来,匆忙移开差点对上的视线。

叶修看着自己碗里的海鲜粥,感慨道:“啧,讲究。”再看着对面的男人别别扭扭的坐在椅子上,欲言又止的样子,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什么?”
周泽楷吓了一跳,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道:“能多打扰几天吗...研究所的人要过几天才能来接我。”
叶修笑:“当然可以啊,一会我去给你买点牙膏什么的...”
“叨扰,我叫周泽楷。”
“叶修。”

见叶修出门,周泽楷拽过他的铁皮箱,解开锁,见那把狙击枪仍好端端在里面,松了口气,又摆弄了一下夹层里的搭扣,掉出了把手枪。他将手枪收进大衣内侧,瞥了眼窗外。果不其然,对面楼的窗户里透出一张若隐若现的人脸。若是平时,周泽楷不会对那个狙击手下手,但现在他有可能威胁到叶修,便不能放任。他给手枪装上消音器,打开了窗户。片刻后,对面那人的脑袋准确地绽开了血花。


从超市回来打开门,却不见周泽楷的身影,叶修心里莫名有些失落,把塑料袋往桌上一扔,无奈笑笑,想:也好。
却见那人从阳台上走了出来,眨了眨眼睛:“回来了。”

叶修莫名觉得自己像是下班回家的丈夫,旋即摇了摇头把这个无聊的念头逐出了脑海。


当晚,叶修准备继续去睡他的沙发,却被周泽楷拦住了,理由是让他睡沙发自己过意不去,叶修从善如流地表示愿意和他睡一张床。狭小的单人床容不下两个人,而周泽楷却仍礼貌的小心翼翼保持着距离。后半夜,叶修挥之不去的噩梦如约而至,不觉间已是满头大汗,蜷缩着身子。周泽楷却是醒着,犹豫了半晌,终咬了咬牙将手放在他的身上。那个噩梦便也闯入了周泽楷的脑海。

第二天清早,叶修起来时发现周泽楷已经醒了,坐在床边,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叶修方才发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似乎一夜未眠。许久,他方艰难地开口,仿佛下定决心似的:“不是你杀的。”

叶修才刚刚醒,尚还朦朦胧胧,却在听到这句话的刹那间确认了他指的是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周泽楷苦笑,知道自己的秘密怕是守不了多久了,缓缓开口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个世界...存在异能者。”

叶修:“?”
“我就是。”
“昨晚我杀了我卧底了三年的贩毒集团的老大。”
“那你是什么身份...?”
周泽楷目光坚定:“公务员。”
叶修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好友的死,目光凝重起来:“所以说国家是知道异能者的事的...甚至有些异能者是编制内的?”
异能者的存在被国家发觉是刚建国时的事情,从那时就已成立了十几个打着研究所旗号的编制内异能者基地,有时接受政府的调遣,更多时候有接受行内人私人任务赚钱的权利,也算是政府的一支秘密部队。
周泽楷点头。
“那那个人呢?为毒贩卖命的那个人?”
“编制外,不知道有没有录入内网。我去查。”



在过了十天半月吃了睡睡了吃吃了看电视的宅男生活后,门铃响起,开门,是一个满脸微笑的年轻男人:“谢谢您,我们小周麻烦你了,这张卡里有....”语未毕便被叶修呵呵了声打断:“没事,你们小周也在我这做了半个月贤妻良母了,他厨艺是真的不错。”
一脸wtf的江波涛机械的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脸色却一变,朝屋里嚷了声:“小周真有你的,随便被人救一下还能撞见异能者。”
周泽楷也是有点懵:“?”
江波涛已是开口:“介绍一下,我叫江波涛,能力是异能探测,所以我已经知道你是异能者了,别费心解释了,为什么救小周,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修茫然:“啊?”
周泽楷,“读心者”,走了过来,对上了叶修的目光,对江波涛道:“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江波涛一脸尴尬的打着哈哈:“既然小周说了那也不可能错哈,抱歉,抱歉...”

却听周泽楷轻笑一声:“怎么做到?”

“做到活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有异能吗?”叶修自嘲的笑笑,说实话,他在知道了那个杀了苏沐秋的人是异能者之后,对异能还是有些排斥厌恶的,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坦然地面对周泽楷,但突然被告知自己是异能者仍是让他感到有些无措。


被半拖半拽的带到了轮回研究所,叶修看着一屋子精密仪器,强忍着点上烟的欲望:“小周,可以去查一下内网了吧?”
江波涛笑道:“叶修...或许该唤声前辈了吧,要不去做个测试检测一下前辈的异能是什么呢?那样的话就可以在轮回研究所注册了,也就可以以轮回研究所的身份登陆内网,我们研究所可以说是异能界最顶尖的研究所之一了,加入....”

叶修刚想呵呵一声道句算了吧让小周帮我查,却是看着旁边的周泽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就差星星眼了,牙齿轻咬着湿漉漉的嘴唇,眨了眨眼睛,他心一横便应了下来,又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周泽楷“唔”了声,他便跟着不知在何时便等在身旁的那一头金发的年轻人走了。

江波涛目瞪口呆,在他眼里刚刚的周泽楷仿佛是被主人摸了后开心的摇着尾巴的湿漉漉的大狗,带着一脸自家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悲愤和迟疑:“小周...你刚刚读他心了吧,他...刚刚说了什么?”

“夸我可爱。”
江波涛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哭。


江波涛还未从他们轮回的王牌可能要被拐走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就听刚刚和叶修过去的孙翔吼了一声:“我操!!!”他忙抬起头,看着一脸见了鬼的孙翔冲进来,后面跟着悠哉地叼着烟的叶修,一脸茫然。

“千神曲!妈的,这人是个千神曲!怪不得他自己没有发现!”


江波涛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自己捡了个可能是异能者历史上最大的宝——或者是麻烦,就看自己怎么处理了。他一把拉过叶修就进了会客室,关上门,房中只余他们二人。

“前辈啊,现在是真的要叫您前辈了,没准以后您还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能不能严肃点?”

尽管江波涛疯狂腹诽叶修和严肃也完全沾不着边,却仍彬彬有礼地道:“千神曲是你的能力。这种能力的拥有者目前在异能界只有你一个——一个就够了。”

千神曲,被神祝福的幸运儿,又被神抛弃的祭者。

“夺去他人的异能,让异能者失去神的祝福,成为普通人。”

叶修沉默半晌,无奈的说:“很不受人待见。”

江波涛赞同:“是啊,岂止异能者忌惮,连政府也不会怎么待见,毕竟如果千神曲使用不当,引起整个异能界震动甚至国内局势震动都是有可能的。即使让人们得知千神曲的存在都会引起骚乱了。”

叶修按了按眉心:“你在暗示什么?”

江波涛也毫不忌讳,坦然道:“当然是告诉你,你如果不同意加入我们,我们就会把千神曲的存在公之于众,然后你就凉了。”

“......这样。”叶修也是觉得莫名好笑。

“啊...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呢。注册手续什么的我们都会弄好,关于研究所的事情就去看一下手册,暂时还没有多余的宿舍,你就和小周一个房间吧。”
其实是有的,但我机智过人看穿一切,所以就当没有吧。

“小周有告诉过你他的能力是什么吗?”不过他仍是要确认一下,若是周泽楷不愿意说出来,他也是万万不能告诉叶修周泽楷的能力的。

“猜出来了,读心什么的吧,那天他...”他知道了自己的梦境。

“那便好,你...不介意吧?小周的能力是被动的,只要与人有身体或者是眼神接触都会被强制灌入他人的思想,若是读到了充满污秽的内心连精神上都会受到影响。他一直都不愿意窥探别人的内心,其他人知道了他的能力后也不是很舒服,都和他比较疏远,所以他一直很累,又是轮回的王牌...所以当他告诉我他主动读了你的心之后我还是很惊讶的,也很高兴他终于有了愿意与他敞开心扉的人...”江波涛语重心长,恨不得赶紧把这个上门女婿钓牢。

“怎么会介意呢?”叶修笑了,“他可是小周啊。”




周叶


“所以说,到底谁去找导游?”

黄少天幽怨的目光令喻文州一阵心虚。

结束了当晚出人意料轻松的比赛之后,无所事事的众人纷纷表示要在苏黎世逛逛。

于是一群平均学历初中的人颓在了酒店大厅的沙发里。 会英语的两个妹子已经拖了张佳乐出去逛街,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酒店的大堂异常拥挤,沙发上早已坐满了吞云吐雾的客人,嘈杂的人声隐隐约约,偶有高声的谈笑声夹杂其中。国家队的众人只得挤在一张沙发上,颇为不适。叶修却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淡定的抽着烟发呆,很快也融入了那一片白烟缭绕中,反正出面和服务生交涉找导游的事也不至于落不到他头上。颓废。

不过他好像忘了自己领队的身份很招仇恨。

孙翔小声哔哔:“让叶修去,反正他是领队。”

周泽楷一点都不淡定。一点都不。



特别是挤在叶修身边的时候,他大腿上的肌肉紧绷着,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叶修身上飘,却正好对上了叶修的目光。


“小周?”叶修疑惑。


周泽楷飞快的低下了头,一如既往的沉默。
他感觉自己内心的什么东西快要抑制不住了。
从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就开始悄然生长的东西。

被黄少天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舒服的喻文州终于站了起来,视死如归道,“我去吧。”脸上扯起一个牵强的笑容。

带着导游回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是快要维持不住。


那个导游是个中年的当地人,看着这做的一沙发年轻男人立刻作恍然大悟状:“I see,now I know what you meant.”

喻文州:“他说他知道我刚刚的意思了。”

众人皆敬佩的看着喻文州:“大佬,想不到你会英语。”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导游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容。

片刻,他们步行入一条小巷,小巷尽头是一间酒吧,外表平平无奇,走进去之后暧昧的光线投在身上,却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导游转身就走,念叨:“我不打扰不打扰这里离酒店很近等会如果没玩过火就走回去这是我电话有事找我。”

自然无人理会他,喻文州伸手接过了写着号码纸条。

孙翔的目光迅速停留在了角落的一个货架上,看清了上面的物品后毫无顾忌地咋舌道:“为什么酒吧里还有卖套的?”


叶修随口说:“啧,讲究。”

吧台前坐着的人倒是挺多。

没有女性。

男人们都在亲热的搂搂抱抱,沐浴在暧昧的光线下拥吻。
讲究。

“靠靠靠靠队长你刚刚和那个导游说了些什么啊!”黄少天慌张。

喻文州的目光愈发深邃,笑容逐渐僵硬:“我就是跟他说要去有当地特色的地方玩啊。”

片刻后心虚道:“呃,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有,哈哈......”

周泽楷自从进来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就呆滞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和叶修一起呆在这种地方。

一旁喻文州已经在打电话给导游,不知道解释了什么,放下电话叹了口气道:“他说刚刚又带了批客人,让我们等一会。”

叶修倒是没什么顾忌就在吧台前坐下来,敲了敲桌子招呼服务生过来,其他人也犹犹豫豫的做下。喻文州跟那个服务生说了些什么,服务生了然的点点头。

众人紧张:“你说了什么?”

喻文州微笑:“我说我们想要点有当地特色的饮料。”
所有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

好在服务生端来的饮料起码看上去是正常的啤酒。金黄色的液体,看上去也不是太烈的酒。

松了口气后众人皆喝着酒解口中干涩,连叶修也小心的泯了一口。

周泽楷看着叶修小心翼翼泯酒的样子,心道太可爱了吧,想....日。

叶修并没有这么多心理活动,泯了一小口后发觉并无醉意,便放心的喝了半杯下肚。

惊奇于今天丝毫不存在的醉意,叶修心下疑惑。

接着浑身燥热。

某个部位胀得难受。

就知道这种地方没有什么好东西。

他咬牙切齿的看了眼服务生,勉强控制住自己,跌撞着向门外走去,打算吹吹风冷静一下,恍惚间听到有叫他,回过身,一个人将他揽进了怀里。

周泽楷好听的嗓音传入他的耳中:“前辈......”

叶修不敢正眼看他。

他怕自己再往前踏出一步就会打破他竭力控制才没有破碎的自制。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欲火焚身?

“前辈,我可以帮你吗?”

叶修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笑了笑:“小周,你醉了。”

周泽楷虽然也脸颊通红,但他的目光却清醒而坚定,在叶修苍白的锁骨上留下一抹红痕:“前辈,我没醉。对不起...随前辈喜欢。要是前辈觉得我恶心,我这就离开...”

叶修觉得周泽楷真的是醉了,不然为什么说了这么多话。

但叶修知道自己也醉了。


“怎么会啊小周。”他笑着将刚刚那个吻回敬给他,“不是很应景吗。”





“你们老板呢?”
“去隔壁王杰希他家店砸场子去了”

黑遍全联盟 沉迷Lolita无法自拔


百度贴吧的一个Lolita闲置贴,一个ID叫百花缭乱的用户的留言:【2楼】疯狂种草这条小裙子,小姐姐是走闲鱼出吗?

半个小时后,一个ID叫夜雨声烦的受困于字数限制没能尽情表达他的嘲笑:【3楼】哈哈哈哈哈楼上是张佳乐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佳乐话说你果然不辱身为霸图娇花的风骨啊哈哈哈!!!
【4楼】再睡一夏:张佳乐你要是想买日牌的话我给你买啊。
【5楼】百花缭乱:大孙!!!你相信我啊我是帮表妹...对对表妹问的!
【6帮楼】再睡一夏:我怎么记得上次跟你回去见家长的时候你把三姑六婆都叫来了好像没有妹子啊?
【7楼】沐雨橙风:楼上狗粮现场。我好冷漠。
【8楼】鸾落音尘:冷漠+1
【9楼】风城烟雨:难道你们不应该关注一下张佳乐是个女装大佬的事实吗
【10楼】独活:emmm突然觉得张佳乐穿Lolita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呢...
【11楼】一卿:虽然Lolita吧里荣耀玩家不是很多但是......总之我好激动!捕获大神现场!
【12楼】淼淼淼:楼上妹子的关注点呢?
【13楼】独活:楼上江波涛你的ID要不要这么与众不同....
【14楼】王不留行:你怎么没在训练
【15楼】独活:队长你怎么也在....【手动点蜡】
【16楼】淼淼淼:话说这条裙子是真的好看  想买回去让队长穿
【17楼】一枪穿云:???
【18楼】君莫笑:等一下 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19楼】君莫笑:为什么我们都关注了这个吧。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个帖子的
【20楼】沐雨橙风:没想到 你们是这样的联盟

男神x你 当你把女朋友惹生气了

喻文州
“晚饭吃什么?”他把脸凑近你,近到可以看到他泛着光的睫毛。
你闭上眼睛,心中腹诽他每次都用这一套。
可是自己好像已经
无法自拔了呢。


周泽楷
对不起,周泽楷长得太好看了,好看到你觉得自己可以去回答知乎上那个有一个特别好看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的问题了,看到他的脸就觉得真他妈好看。
自己真他妈赚到了。
生气不起来。


叶修
“呵呵,别急啊,我这不去帮你去打竞技场了吗,就这人啊,也不看看欺负的是谁的女朋友。”
你狠狠的咬牙切齿道:“别装了,刚刚看他虐我怎么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我那不是让你多学习学习实战经验吗。啧啧,笨死了,我带出来的现在哪个不是圈中大神,好歹指导你的时间比我在训练营教那几个准职业都多,结果连个新手都打不过,真是...”他作痛心疾首状。
“你...”

但是最后看着他把对方五分钟连虐五场,在谴责他没下限把对方快打哭了的同时感觉
吾心甚慰。

张新杰
“你从生气开始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四十七分钟,坚持不和我讲话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二十二分钟,我从开始不停哄你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四十七分钟,所以别生气了,晚上带你去吃酸辣粉,对了,记得要用他们那里的那个塑料小勺 舀十分之七勺的醋,不然会太酸。”

包荣兴
“诶诶诶?你生气了吗?为啥啊?没生气?没生气就好。”

很抱歉大半夜发了这种东西...

黑遍全联盟 关于国家队的跳一跳

一个小段子(●°u°●)​ 」

张新杰不喜欢这个游戏。
一点也不。
只要没有跳到中心圆点上,就感觉心一阵抽搐。崩溃。

所以当他在国家队休息室面对着因为心态崩掉而只拿了四百多分的屏幕的时候,果断被叶修嘲笑了:“就你这,职业选手?啧,微操这种程度,霸图还能不能好了?”

张新杰抬头看他,镜片泛出光泽。他翻了翻排名,第一,夜雨声烦,10478分。
黄少天坐在角落得意的举起手机:“怎么样怎么样这才叫职业选手张新杰你不行啊连队长都有五千分卧槽老叶不会吧你排名差的都找不到了!”
叶修:“还没玩。我看看啊,哟,沐橙第二啊,张佳乐你这才四千多分,输给手残你下周比赛要不轮换吧?”
张佳乐悲愤,真的悲愤:“卧槽为什么我凭实力辛辛苦苦跳到四千分中间一个魔方啊唱片啊都没有!”

“那还真是...惨惨的。”楚云秀故作感慨,叹。
张佳乐表示绝望。
一直没有参与房间另一边喧闹的喻文州从电脑前回过头:“叶队,你过来看一下。”
叶修凑过去:“下周这个赛程...”
“是吧……”
“嗯……”
“哎哎老叶你们俩这唧唧我我什么呢?”方锐笑。

“你看。”叶修指了指屏幕,“下周韩国队是以最佳阵容上的,而且他们退役了的那个Ted以轮换选手的身份参赛了。Ted在韩国一直是他们公认无法逾越的第一人。”
“嗯……其实还有更可怕的一点...”方锐道。
“我也发现了,下一场,裁判是韩国人。”叶修沉重。
“主力全部被罚下场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吧……”在一旁默默看着的黄少天说。

“要不下一轮哥上去溜一圈?”
“不行!”孙翔第一个表示。
“我靠老叶不带这样的啊退役都退役了看到对方退役的上了就坐不住了啊还有没有谱了你这要借机复出怎么办下一赛季我们是要拿冠军的!”
“你也承认我在你们就拿不到冠军了啊。”叶修笑。黄少天一时语塞。
“其实...下一轮叶修前辈得上,Ted,很强。”周泽楷说。

“卧槽槽槽周泽楷你这人怎么这样诶……?!周泽楷你什么时候刷了我的记录啊啊啊啊?!我要刷回来刷回来!”黄少天看着跳一跳排行痛心疾首。
叶修诡异一笑:“呵呵,黄少天啊,这样呗,我把跳一跳分数半个小时内刷到第一,下一轮我上。”
黄少天笑:“哈哈哈哈老叶我说一万分你半个小时跳都跳不完而且你还第一次玩你 完 了哈哈哈哈哈”
“职业选手吗,就要挑战手速和操作的极限啊。”叶修一本正经,转身出门,叹了口气,“国际长途很贵的啊。”
半小时之后,休息室里所有人目瞪口呆,第一叶修99999分,跳一跳能达到的最高分。
“叶修...你这还是不是人了啊……妖孽!”
“呵呵,总之下一场哥上了啊。”

“啧,不愧是高材生,写个外挂都这么逆天。”叶修心想。
正在中国的罗辑表示写一个外挂是半小时之内的事。